-发展校园足球,成就中国梦想「少年中国-让校园足球成为开启幸福的一扇门」

发展校园足球,成就中国梦想「少年中国|让校园足球成为开启幸福的一扇门」

特约记者左瑞文山报道 源于对足球运动的独特理解,以体育人的深刻认识,云南省文山州文山市第一初级中学(以下简称“文山市一初”)的校园足球在该市独树一帜,不仅给学校增加了活力和荣耀,还让重在参与的师生们乐在其中。

文山市一初的70后女校长罗荣武,大学期间主修历史,之后在中学讲台上度过了29个春秋,在初中历史教育的专业上成就斐然。三年前,这位“罗荣武名师工作室”的主持人走上了校长岗位,设立了新的育人目标:强体魄、会学习、勇担当、敢创新。

业余时间喜欢跑步、篮球、羽毛球运动的罗荣武,一直信奉“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健康是幸福的基础”。除此之外,她认为体育运动还可以培养学生的意志力,并且在心理健康方面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针对初中生精力充沛、活泼好动的共性,以及学习压力加剧上升、青少年心理急剧变化的状态,罗荣武结合两个校区的条件,提供了大量体育活动的空间和选项,还专门成立了心理成长中心,把积极心理学引入到学校的教育教学管理当中。

“我们开展这一系列的活动,终极目的就是让学生身心健康地在我们这所学校里幸福成长。”她告诉《足球》,“大力开展包括足球在内的体育运动,跟我们‘夯实基础、发挥特长、品德铸人’的办学理念是完全吻合的。”

文山市一初始建于1972年,几度变更的校名见证了学校50年的发展沿革:从“五·七学校”开始,文山县一中、文山亚太中学、文山县第一初级中学,直到现在的文山市第一初级中学学区化办学,其教学质量放眼全州也名列前茅。在这样一所传统名校里确立以“强体魄”为先的育人目标,挤出时间每周定期开始体育活动,无疑是件难能可贵的事情。

据介绍,学校对课堂效率和教学管理一直抓得很紧,而在双减背景下,除了不折不扣地落实国家规定的正常课程,课后服务采取了“必备主餐 个性自助餐”的形式:每天下午,文化知识的学习辅导一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就由学生根据自己的特长爱好自选参加社团活动。虽然周末不能召集学生回校参加活动,但学校也支持学生自愿、自费参加校外培训机构组织的足球、篮球、网球等培训。

目前学校南北两个校区共有84个班,在职教师共有351人。三年来,校长罗荣武多次和同事分享自己的教育心得和成长经历,“把职业当做事业”的教师幸福成长密码,以及“在彼此成就中,用心‘智’造幸福”的工作理念。

统领全校工作的“幸福理念”不仅适用于老师、学生,也被推广到家长这一更庞大的校外群体。“按照我的理解,除了学校和老师、老师和学生,学校和家长、学生和家长、家长和老师之间也在彼此成就着对方,”她希望,在这个基础上用心“智”造幸福,既是一个过程,也是一个目标。

在文山市一初,语数外、政史地、理生化等正常课程被统称为“国家课程”,而分布在两个校区的一共87个社团,涵盖音体美劳、科技创新等领域,一共组成了87门“幸福课程”,足球是其中之一。

罗荣武说:“像足球这种多人协作的团队运动,其实最能体现彼此成就的特点。”如果你不用心踢,不肯动脑子踢,不会运用其中专业化的智慧,不把踢足球当做一件幸福的事情,又如何能体验到其中的魅力和精彩,又如何收获其中的丰富营养?比如团结、友爱、担当、共享、信任,以及“受益终身的习惯、顽强进取的态度、健康幸福的人生”。

由于南校区位于老城区,校园开展体育运动的空间有限,2016年投入使用的北校区硬件设施相对完善,次年学校建立了校园足球兴趣小组和班级足球联赛,在此基础上通过层层选拔组建了男女足校队,同年入选了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校,文山市一初的足球也走上了正轨。

由于足球受到校方重视、师生们积极响应,2017年首次出征的市一初女足,就获得了州级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的亚军,之后男女足都迅速成为市级赛事当中的常胜之师,带队的男足主教练唐永文、女足主教练高祥也当选市级“优秀教练员”。眼看着师生之间彼此成就的经历和成果,罗荣武深知体育组为足球付出很多,也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下一步我们不仅要更重视体育,还要尽力加大投入。”

最近,她公开表达了“让体育老师来当班主任”的构想,很多老师的反应很吃惊。但在校长眼中,在一所把“强体魄”放在育人目标第一位的学校,让专业懂行的体育老师领衔班级工作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刚开始组建校队的时候,也有家长不配合,后来也开始渐渐理解了,新事物都有一个接受的过程。”而为了达到“强体魄”的目标,老师们也应该“会学习、勇担当、敢创新”。

在不断提升办学水平、不断推行“在彼此成就中,用心‘智’造幸福”工作理念的过程中,罗荣武把家长学校、家庭教育、学生的生涯规划、学生的心理健康一并囊括进来,以及把积极教育融入到各个学科课堂教学的研究和践行中,“其中包含体育教学、足球训练,都在智造幸福的范围之内。”

50年来不断发展的文山市一初,仅常态化开展校园足球的北校区,每个新学年就有16个班级、超过800名新生入学。不过,庞大的优质生源并不能为学校足球的队伍建设提供足够的支撑,七年级新生里,在小学阶段接受过系统训练的孩子为数很少。

随着校园足球的普及,文山市辖区内长年开展足球训练的小学逐年增多,其中已经入列全国校园足球特色校的就有4所,但保持男女各24人编制的市一初校队,每年补充的新成员当中,有1/3的男队员近乎零基础,从头起步的女队员所占比例更是超过八成。

小学就踢球、脚下有功底的那些孩子初中哪儿去了?对此,唐永文、高祥也觉得很困惑。他们推测的原因不外乎两种:要么是临时分散了——学校的招生政策有户口片区限制,而且眼下也没有稳定的足球特长生政策,以接纳全市的足球幼苗;要么是迫于学习压力的增加或训练条件的缺失,就这么永久流失了——相比小学阶段,能坚持每周常态化训练的初中本就不多。

显然,这种困境并非文山独有,也不是两名体育老师所能解决的问题。唐永文和高祥都有足球专业的教育背景,此前就一起搭档带领女队训练,形成了共同的青训理念,也做出了相同的选择:用心完成每次训练、每场比赛,用心呵护每个队员。

在他们看来,热爱足球并且愿意坚持为之付出的孩子是可贵的,为了争名次拿学生撒气、甚至辱骂队员的教练则是可耻的。“我自己也特别热爱踢球,很清楚教练如果言行不当,会给队员带来多大的伤害,”唐永文说,每次参加市级、州级的赛事,他们都要保证让每个队员都能上场,“相比争夺第一名,校园足球参与就是成功。”

出于对足球人才的格外珍惜,对草根运动更质朴也更深透的理解,“重在参与”的文山市一初校队反而成了当地初中足球的统治者。2018年、2019年文山市青少年校园足球竞赛,他们的男女队都名列第一,2020年赛事因疫情暂停,2021年,男队再次夺冠,女队则获得亚军。

由于文山州有马关、麻栗坡、富宁三个边境县与越南接壤,疫情防控压力更大,全州校园足球选拔赛也随之停摆,这也让该项赛事的前季军得主非常遗憾。“倒不是非要争冠军不可,而是训练成果需要检验和修正,队员们也很想在更高水平的比赛表现自己、认识自己。”唐永文说,他多次体验过比赛中队员越打越自信、越踢越顽强的成长加速度,那种感受“让人非常难忘”。

不仅队员渴望比赛,教练也特别享受比赛。高祥认为,赛后总结是执教过程中让他最为愉悦、最有收获的环节。“每次赛后,所有队员都要轮流总结比赛、反思自己,”利用比赛启发队员的战术思考,其实也是“智”造球员的过程,“因为师生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每个队员的想法和发言,都能给下一步训练带来改进机会,而且我也能觉察到,不管是表扬还是批评,我的点评能给队员带来切实的提高。”

和同事相比,唐永文更在乎赛前的战术部署和赛中的临场调整,因为这两个环节不仅直接影响了比赛的胜负,决定着攻防的策略,也特别能体现教练员的价值。这是一种平时上体育课难以经历的特殊体会,至于比赛的结果只是印证“你的战术是否有效”。

除了校队的训练比赛任务,“幸福课程”之一、足球社团的活动也由两名主教练牵头完成。由于学校的足球师资力量有限,社团建设不得不实行配额制——根据几年来摸索出来的实际情况,平均每个班级分配两个参与名额。每逢足球社团招新,总会出现有的班级没有一个人报名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校队出赛和社团建设都以七、八年级学生为主体,九年级学生除非队员学习成绩排名靠前、踢球意愿特别强烈,大部分都会因为中考的压力、家长的干预中止训练。因此,就文山市一初来说,足球社团和校队的训练成长周期只有两年。

参加市级、州级正式比赛之前的集训通常会持续一个月左右,每周训练的次数和强度会骤然增加。要是集训在上课期间进行,会有部分家长担心学业受影响,要求孩子停训或离队;集训在寒暑假期间开展的话,就会阻力大减,家长们会觉得“放假了,锻炼锻炼也好”。

改变“重文轻武”的传统观念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随着云南中考体育100分政策的落地、学校的育人目标日渐深入人心、孩子在足球方面的兴致和意志的强化,以及中高考体育特长生升学途径在当地开始日益明晰,教练们也对此“有了更多的期待”。

因为每次训练要同时面对64名社团成员、24名校队球员,学校给唐永文的男足增配了一名同事担任助理教练,尽管高祥带领的女足社团规模较小,但教练人手照样严重不足。他们的对策是分权制,让校队球员成为社团的训练典范,让社团成员成为各个班级的足球使者。

这些球星和使者,带动了每年春季举行的校园足球班级联赛的水平和氛围。而每届联赛期间,担任裁判的教练们还兼任球探的工作,从比赛中寻找有潜质的队员,激发他们的兴趣,培养他们的足球热情。

尽管训练周期短,挑选队员难,教练人手少,家长理解不够,经费保障不足,但出于对足球发自内心的热爱、对学校工作理念的认同和职责,教练和队员在彼此成就中,用心“智”造幸福。“我们虽然辛苦一些,但总体上还是快乐更多一点。”高祥说。

执教五年来,两名主教练都认定,哪怕是在足球运动并不发达、竞技水平相对落后的文山,校园足球这片责任田里真有好苗子,真不缺少“有天赋、有特点、有个性”的足球少年。他们真心希望,这些队员初中毕业后还能越踢越好。

“其实我更喜欢带调皮的队员,引导她们把精力和野性用在训练和比赛上,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高祥明白,自己只是基层足球教练当中普通的一员,但他的确有这样一个梦想,希望队员从文山市一初踢到某个高中校队,再到大学校队或者职业队,“最好是能到国家队,一个也好。”

唐永文则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自己倡导的“重在参与”,他总是适时地提醒自己的队员,不要去计较一时的胜负得失,不要满足于在文山这块地盘上称王称霸,其目的是要让他们胸怀壮志,为此他多次宣讲“全国大学生联赛才是你们真正的舞台”。

在唐永文心里,校队里仅有的一名九年级队员张朝阳就是一个“很有天赋”的核心球员,后者对皮球的掌控、球性的熟练,以及对比赛节奏的把握都远远地胜出队友,“他踢球的风格和场上的作用都很像齐达内。”他说,就连校队里那帮成天把C罗、梅西挂在嘴边的孩子,也公认为张朝阳就是本校的球星。

耕耘在草根足坛的几年里,唐永文遇见的“天赋异禀”的孩子并非孤例,比如上届市级校园足球选拔赛的最佳射手李军。“这个小娃的基本功不算好,传控的短板还要改进,但身体力量惊人,可以在11人制标准场地的中圈起脚破门。”他感叹道,“他已经超过了我,而他才上八年级。”

高祥的女队里,去年毕业季流失了一名能凭一己之力主宰比赛的球员,她原本有机会以足球特长生的身份进入云南师大附中呈贡校区,到全省校园女足实力最强的学校深造,却不知什么原因未能成行,还和母校失去了联系。高祥惋惜地说:“我一直相信她有能力踢得更好,也一直想知道她的下落,到底在哪里读书,还踢不踢球?”

尽管爱才如斯、惜才至此,但两名主教练并不清楚这些孩子的未来路在何方,“有足球天赋的学生可能没机会,可能自己不珍惜机会,也可能会做别的选择,这个我们完全控制不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初中这三年,把自己器重的孩子放在最适合的位置上,尽心尽力地陪着孩子走过这一程。

足球是学子们开启幸福人生、通向大千世界的一扇门,文山市一初的教练们扮演的不一定是启蒙者的角色,也未必能看透下一站的风景和去向,不过,当幸福来敲门,当草根在生长,至少还有尽职的园丁在用心守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