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教扶贫火星时代授教师以渔

职教扶贫火星时代授教师以渔

8月22日,职业教育脱贫项目在火星时代上海浦东校区正式落地完成。图为蔡崇信职业教育2020影视后期制作教师培训班结训仪式。

8月,林霖参加火星时代集中师资培训。

8月,刘娟萍参加火星时代集中师资培训。

8月,田娟青参加火星时代集中师资培训。

8月,火星时代集中师资培训,老师正在授课。

9月,经过林霖新软件使用技能培训后,他的学生们参加赣州市职业技能比赛。

今年8月,来自26个贫困县的41名中职教师完成赋能培训,把教学模式带回去,使更多家庭脱贫

1997年出生的林霖,他的教师生涯几乎是被推着走的。

苏州大学毕业的他一度以为自己将会是个室内平面设计师,机缘巧合下,他应聘进职业中学做老师,进而参加了针对职专教师的培训。林霖觉得,机遇一直在往好的方向推自己。

林霖是江西省赣州市寻乌县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的一名计算机老师,7月底的这个暑假,他在学校的推荐下,去上海参加了一个针对贫困地区中职教师的师资培训班,28天的密集学习将他一把推进了“影视后期制作”专业里。

同样感觉到被向前推了一把的还有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职业中专的田娟青,山西省平顺县高级职业中学的孙玉靖、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西吉县职业中学的刘娟萍……这些在职业中学任教的一线教师们,虽然从事计算机专业教学,却几乎未被专业力量如此推动过。

“学校并没有影视后期制作的专业,没有老师会用新软件,但学生们非常需要这个技能,这关乎他们在省级相关职业技能比赛中的成绩。”田娟青的感受,是这些职业中专教师们普遍面临的窘境。但也因为上述培训课,让她即将有机会回校开设“影视后期制作”专业课。

“可以说是蓝海。”林霖感慨道,此类课程在职专中的开展,意味着有机会填补我国影视后期制作领域人才匮乏的空白。

这次培训学习的机会其实是蔡崇信公益基金会主办发起,火星时代教育公益支持实施的职业教育脱贫项目。8月22日,该项目在火星时代上海浦东校区正式落地完成,来自12个省份26个贫困县的41名中职教师接受了本次教师赋能培训。

据介绍,这一项目有望通过校企合作,为贫困地区职业院校的教师进行专业、高效的培训,从而提升当地职业学校教师教学水平,进而提升贫困县职业技术培训水平,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授人以渔”。

需求

职中学生需要的升学技能令老师捉襟见肘

画面中,一块铁板突然爆炸,它银灰而冰冷的颜色瞬间消逝,在一片火光中分裂成碎片,炫目、耀眼。

谈到这一画面,林霖有些兴奋,“这是我的学生用AE(一款图形视频处理软件)做的”。

8月22日,他结束了在上海的集中培训,23日回到家乡,24日一早,他便把放暑假的两名学生召回了学校。他从师资培训课上“搬”回了最新的“影视后期制作”软件AE的课程,需要第一时间教给学生。因为9月,他俩就要参加赣州市举办的数字影音后期制作比赛了,突击培训是孩子们的唯一机会。

对于职业学校的学生来说,这个比赛非常重要。按照林霖的话说,“这个奖比中考还重”,会对他们升学加分有帮助。7月获得去上海接受“影视后期培训”机会的那一刻,林霖“觉得应该抓住这次机会”,让学生成为9月中旬这场比赛的佼佼者。

带着两名学生闷头在机房里培训了十几天,早上9点到中午11点半,下午两点到五点半。林霖把他从师资培训中所学得的知识都教给了他们,三个人反复测试、熟悉软件,一直学到了9月10日教师节那天。

果然,9月12日比赛出来,学生给他比了个“V”。

考题是一块铁板,林霖的学生做出了铁板炸裂、落雨击打铁板、铁板闪电劈开三个特效。虽然考题需要做出五个特效,但学生们考后向林霖反映,其他学生只做出了一两个,他们做的最多;而且,整个赣州市的考场,只有他们应用AE软件做出了影视特效。

“真正学成影视后期制作是需要时间沉淀的,但短短时间内做到这样很不错了。”林霖很欣慰。

距离他们1983公里远的田娟青,有着同样的需求。

田娟青在甘肃省武都区职业中专的计算机专业任教已经有12年,带领学生参加市级、省级的职业技能大赛是她必要的工作之一。之前,她一直教学生们用PR(一种视频编辑软件)做影视后期制作,那是一款常规软件,可以通过剪辑实现影视画面切换。

然而,今年5月在省里举办的赛事,令她有些丧气,她带领的三名学生从考场上下来告诉她,“没希望了”,很多别的参赛学生在用AE做影视特效。

“怎么说好呢,如果说PR是一个视频常规编辑器,AE做出来的视频更炫目,《新闻联播》开头效果你知道吧?就是AE做出来的。”田娟青说。

此前,武都区职业中专在同类比赛中不是没有闪光过。田娟青记得那还是2013年前后,她当时有国培的机会,跟着上了两周的课,接触到了PR。紧接着,她将所学传授给了孩子们,大家利用这一新软件,当年拿了省级比赛第二名。

但在随后的工作中,田娟青觉得自己一直在“吃老本”。“现在再看我带的这个课程,真是很落后了,都在用即将被淘汰的软件。”

她曾经和林霖一样,希望有系统学习新软件的机会。

现状

专业课教师培训多浮于表面、疲态尽显

《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显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在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人才和智力支撑的同时,还存在着办学和人才培养质量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到了必须下大力气抓好的时候。

与此同时,根据行业调查显示,目前职业教育学校大多存在专业课教师少、专业能力弱等问题。

对此,1997年出生的年轻教师林霖深有体会。他从教之前,在深圳一家公司实习做室内设计师,因为疫情原因,他将就业目标对准了家乡。正赶上职业技术学校招聘,他顺势回来,成为了一名计算机老师,主教计算机CAD(制图设计软件)培训。

2020年2月开始任教,这个年轻老师唯一的感受就是紧张,可以说是一边和学生做朋友,一边做培训。在授课中,他体会到职专学生对新课程是感兴趣的,但在学习的瓶颈期,他也会因为教学能力问题,和同学们一同感受那份枯燥和躁动。

林霖所在的学校是国家中等职业学校,比较重视职业教育,认为没有去高中的学生更不能放弃自己,他们掌握的技能不能比大学生差。这对专业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职业教育在我们国家是偏弱的、欠发达的,比起学生们需要的专业栽培,我们老师更需要专业的培训来培养学生。”林霖感慨道。

在“80后”田娟青看来,林霖这种到职专校任教的新晋教师已经算是专业对口了,上班时间较长的职专教师们则有些“赶鸭子上架”。专业不对口,能力上确实欠缺,对老教师的专业培训更是燃眉之急。

今年6月,得到了去上海培训AE课程的通知,田娟青激动不已。“我跟自己说,这不就是你想学的吗!好得很。”

事实上机遇与顾虑并存。田娟青坦言,从2013年那次国培到现在的六七年中,她再难遇到合适的培训机会,仅有的几次只是上一周课,一顿灌输理论、展望前景的培训,让她无从进步。

“鸡肋培训”并不是田娟青一个人的感受。宁夏西吉县职业中学的刘娟萍面对培训的第一反应就是,枯燥、乏味、煎熬,“7月接到的通知,说在上海有个关于影视后期的培训,我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拒绝。”

这些从事计算机一线教学的老师们有着职业的敏感性,他们认为,影视后期制作不像其他培训,短时间根本不解决任何问题,如果不是扎扎实实学习软件操作,只是停留在理论上的学习,反而更加浪费时间。

而这次老师们得到的培训时间是——一个月,这让刘娟萍有些动摇,“时间长了才能在培训中学到真正的东西,确实有些跃跃欲试。”

7月底,包括林霖、田娟青、刘娟萍在内的,来自12个省份26个贫困县的41名中职教师们,在上海会合,他们走进了这个课堂——“蔡崇信职业教育2020火星时代影视后期制作师资培训班”。

改变

半年课程压缩成四周带给老师新挑战

渴望学习AE软件的田娟青在来之前便听说“培训会非常苦”——半年课程将压缩在一个月内,这个培训班的老师是“史上最严格”。

“那怕什么,我需要这个东西。”田娟青斩钉截铁。

火星时代教育项目负责人王国研介绍,在此次培训合作中,火星时代与基金会考虑到参训教师的基础差异大,甚至有些是零基础学习,因此,项目组从去年就开始梳理整个课程体系,为这个班定制了“28天”重点内容教学模式。

优化课程结构,提炼课程精华,着重围绕AE基础、高级特效、高级合成、综合项目实战展开,培训老师将课程重点知识划分为4个教学阶段,每周为1个阶段,使原本适用于学员的7个月线下课程浓缩成1个月,方便参训老师们利用暑期放假时间深入学习、提升。

学员们确实深切感受到了这种“浓缩”——朝8晚8,老师们开启了宿舍、课堂两点一线的生活。

“比我想象的严酷多了,每天根本不用老师督促,上完课,那些案例都得去练习,进度非常快,差了一环,下一课就接不上了。”田娟青回忆起培训时的状态,语速都快了很多。

能来接受培训的老师们都在软件制作方面有一定基础,大家发现,自己掌握的基础和积累的知识前几天就已经用完了,所有作业和练习必须依托新的知识。

培训方式是PK制,课堂将来自不同地区的老师们分成6组,每组7人,每天按照小组赛的方式去赛出最强战队、最强战神。

田娟青说,最强的战队是每个组员分数叠加的结果,如果有一个组员分数低,就会拉低团队分数。这让作为组员的个人会非常难为情,从而激发了大家的好胜心,让所有人不得不去学习。

“第一周还能帮别人辅导,第二周就自顾不暇了,像我真是放弃了休息时间,每天晚上连晚饭都不吃,就去练习白天学的知识,不能掉队。”田娟青说,自己总念叨的节食减肥,到了忙碌的学习氛围中,反倒实现了。

安徽金寨职业技术学校的李光东记得,经常到晚上8点多了,来自五湖四海的老师们还稳稳地坐在电脑前巩固当天的课程内容。“根本没精力去看手机,当时一天过去了,我手机还有80%的电量。”

当然,付出是有收获的,来自山西平顺县高级职业中学,零基础参加培训的孙玉靖,第一周就在周作业的评比中取得了个人A 的好成绩。

她认为,学习并没有特殊的方法和技巧,只有根据老师给的案例,不断地磨,不断地画,不断地抠。“整个作业就是这样不断反复,连星期天都一直待在教室里磨作业。”

在磨砺中,刘娟萍做梦都会梦到线条生长,坐班车回酒店的路上看到的点点灯光会自动转换为粒子发射……

刘娟萍粒子发射的梦,是林霖觉得最难也是最有趣的课,粒子动画制作经常让他崩溃,但成就感随之而来,“那个过程,是要深深体验才会觉得有意思。”

未来

定制授人以渔的教学 让模式落地是重点

经历了密集而残酷的学习后,8月22日,该项目在火星时代上海浦东校区正式落地完成,这41名中职教师也结束了他们的集训,回到了自己的生活中去。

看似回到了原点,却成为了他们新的起点。这几天刚开学,田娟青已经开始在做学生们的竞赛表格了,她希望将自己暑期学到的所有都带到课堂中去;林霖所在的学校也在筹备新的机房,为未来开设“影视后期制作”专业做准备……

“上机课的时候,老师以往都用文字性的东西去概括,一个教案用很久,觉得很熟了。但经历了培训发现,老师在课前还是要做很多准备工作,让课程的每一个环节都在你的掌握之中。”田娟青觉得,以前教学生并非“教会”,如今让学生们掌握了实操的技能才对他们有用。

火星时代上海校区的校长王雪情也深刻感受到了老师们的变化。她记得培训结束时,好几位参训老师都表示特别希望火星时代能把教学引入到他们当地的中专和高职里面去。

有老师还提到,他们的学员到高二、高三会安排实习,但都是去电子厂、流水线……毕业了也是留在外面打工,所以非常希望能把火星时代的课程带回去落地给学员。

这些想法和项目的初衷不谋而合。

“职教扶贫的意义不应该仅仅是单个学生就业与家庭脱贫,更重要的是实现教师赋能,将教学模式及内容带回去,快速推广落地,这样才能培养更多的学生,以使更多家庭脱贫。”王国研表示。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蔡崇信公益基金在2019年就牵手火星时代教育开展职教扶贫项目,当时蔡崇信公益基金会项目秘书长李海市表示,做这个项目的初衷,就是通过快速技能培养,快速打造能助力乡村发展的高质量人才。

2019年6月到11月,首批学员参与培训的“影视后期制作”实训班已经在安徽金寨技师学院和河北滦平职业技术中心落地实施,并取得阶段性成果。

然而,蔡崇信公益基金会意识到,职业学校不能完全依赖外部的输入,项目需要火星这样的合作伙伴帮助学校培养自己的专业教师队伍,教师赋能的最终目的是促进职业教育的发展,校企合作是给职业教育学校“造血”而不仅仅是“输血”。

“火星时代教育在蔡崇信职业教育项目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李海市说,此前参与影视后期制作实训班的学员,有些已经开始参与国内一线综艺节目和电影大片的后期制作。火星时代深耕国内CG教育行业26年,是国内影视制作后期培训行业的龙头企业,不仅在学员培养上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对教师队伍的培养建设更是有长足发展。此次全日制线下培训方式,则快速提升乡村教师队伍教学水平,进而快速实现当地职业院校人才培养输出。

据悉,蔡崇信公益基金会职业教育教师赋能计划暑期也在浙江杭州、金华和湖州南浔区同时推进,助力来自贫困县的179名中职学校老师和班主任,提升专业和管理能力。未来三年,蔡崇信基金会在职业教育扶贫项目中将继续增加职教老师的服务数量,以职业院校教师赋能为核心,协助学校打造专业强、师德高、有活力、有发展的专业教师队伍,助力脱贫攻坚战中贫困地区教师团队优化建设,让职业技术教育实现自我“造血”,更具实战性。同时,实现基金会服务100所贫困地区中职学校、1万名中职教师、8万名学员的“小目标”。

新京报记者 刘洋

A10-A11版图片/受访者供图

哪里可以看免费的超前点播电视剧

能看超前点播免费的软件,下面这些,火星影院,猪蹄影院,洁西影院,达达兔,今日影院等。
现在一般的视频平台都提供点播的服务,但是如果想实现超前点播的话,往往都是要收费的。
影视大全纯净版,也不可以看超前点播,超前点播是需要付费的。如果可以观看超前点播,除非是一些影视app上的超前点播,已经结束全部更新。

最新电影推荐

北京遇上西雅图- 今日23家影院上映

厨子戏子痞子- 今日21家影院上映

毒战- 今日23家影院上映

忠烈杨家将- 今日21家影院上映

魔境仙踪- 今日20家影院上映

这是2013年4月份上映的电影,在兔瓣剧集站可以看到高清完整版本的

5月才上映的电影!总共11部!其中必定有佳品!好期待啊!

你要绿色的网站,就去兔瓣,那里很不错,支持快播和百度影音!

让熊猫飞

百万爱情宝贝

杀戒

意外的恋爱时光

渠立强

圣诞玫瑰

郑和1405:魔海寻踪(又译:郑和魔海劫)

遗忘星球

天机·富春山居图

花漾

非常幸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