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萧山运动会「萧山临浦镇又要办大赛杭州亚运有自己的柔立方」

杭州萧山运动会「萧山临浦镇又要办大赛杭州亚运有自己的柔立方」

钱江晚报

在萧山之南的浦阳江畔,千年古镇临浦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一座古色古香的“柔立方”体育馆在这里惊艳亮相,体育馆边上正在打造“未来社区”,一条“迎宾大道”畅通无碍……这些变化都缘于一件事——杭州亚运会。

近日,“韵味杭州”2021年浙江省青少年柔道冠军赛在杭州市萧山区临浦体育馆举行。这是临浦体育馆改造提升后举办的首场体育赛事,这座兼具古典美与现代感的体育馆迎来了首批客人。

柔道讲究以柔克刚,抓住机会,借力打力。千年古镇临浦,也在抓住契机,展现自己的风貌。

开小镇办大赛先河

老百姓见过大世面

临浦体育馆是萧山南部最大的体育馆,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期间,这里将举办柔道、柔术、克柔术等“三柔”项目,因此这座方正的体育馆也被当地人骄傲地称为“柔立方”。临浦体育馆与镇政府驻地只有一街之隔,在改造之前就是当地的标志性建筑,因为这里不仅是当地居民运动健身的好去处,也因为曾经办过世界性大赛而名声在外。

2004年,乒乓球世界杯落户这个南方小镇,据临浦镇文体中心主任邵威介绍,“临浦是全国首个举办世界性赛事的乡镇,开创了小镇办大赛的先河。”

“当时雅典奥运会刚刚结束,除了夺得金牌的张怡宁、王楠、马琳,还有当时人们熟悉的名将瓦尔德内尔、柳承敏、王励勤、李佳薇等都聚集到了这座小镇上,让小镇都沸腾了。”邵威回忆道,“当时场馆刚建成一年,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名将,和小镇居民一起见了大世面。”

从那以后,临浦体育馆在全国打响了知名度,大大小小的赛事都落户到这个小镇体育馆里:亚洲挑战杯男子排球赛、中国女排联赛、全国小城镇篮球赛……而临浦的办赛、接待经验也越来越丰富。镇上的居民对体育有独特的情怀,养成了到体育馆观看体育赛事的习惯,每当场馆里有比赛,居民都会涌进来看,上座率不愁的临浦体育馆也因此多年被国家体育总局评为优秀场馆,这在乡镇体育馆中十分少见。

2022年亚运会落户杭州,临浦自然不能缺席。如今,改造后的临浦体育馆将续写“小镇办大赛”的精彩故事。

乍看像是座博物馆

彰显千年古镇韵味

体育馆改造工程从2019年正式启动,据临浦镇镇长王鑫介绍:“改造之初,我们就考虑到不仅要满足亚运会的办赛需求,更要体现出临浦镇的千年底蕴,让这座体育馆继续造福萧山南区的50万居民。”

临浦是一座千年古镇,人文历史底蕴深厚,孕育了西施文化、蔡东藩文化、码头文化和市集文化。作为古越文化发祥地之一,临浦镇内至今尚有西施古迹群共计14处,“一代史家、千秋神笔”蔡东藩正是在临浦临江书舍完成了600余万字的《中国历朝通俗演义》。

因此,临浦体育馆的改造也一直围绕着千年古镇的韵味展开,建成后甫一亮相,令人惊艳。

从航拍镜头看,全新的临浦体育馆呈长方形布局,整体方方正正,建筑立面材质采用临浦当地文化特色的大理石制作幕墙,从正门望去,入口处用的是极具中国古典建筑特色的中式斗拱构架,浓重的文化气息和庄重感扑面而来,乍看像是一座博物馆。

走入馆内,所到之处墙壁上都有水墨画绵延不绝,凸显出浓厚的江南韵味,直到进入比赛场地,才意识到这是一座体育馆。

改造后的临浦体育馆内设固定座位2700余个,场馆南侧广场经改建平整后,面积约3000平方米,将用作当地居民的公共活动用地。王鑫镇长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一直以来,体育馆满足了萧山南区50万居民的健身、观赛需求,如今,这里将继续承担这个使命。”

亚运会中的“三柔”

在柔道比赛中,裁判员根据运动员使用的技术,按其效果和质量评为2种分数:一本、技有。一场比赛中运动员获得一本则获得本场比赛胜利。

柔术是一种专攻降服,以擒技见长,集综合格斗和实用自卫于一体的武术。这种徒手格斗术在以前有很多流派,但主要还是以地面缠斗、位置控制和各种降服技等为主,充分利用了杠杆原理,让对手屈服或耗尽体力。在雅加达亚运会上,柔术首次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克柔术是乌兹别克语Kurash的音译。克柔术并非克制柔术的项目,而是类似于西亚古典摔跤。实战过程中,克柔术动作干净,讲究一招制敌。克柔术比赛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也是正式比赛项目,乌兹别克斯坦选手在这个项目上实力出众。说到克柔术,就得多说一句克柔术的升级版本“桑博”。桑博除了摔跤技术外,还加入了击打技术,是一种实用性非常强的格斗术。

(原题为《小镇又要办大赛,萧山临浦老百姓为这座建筑自豪 北京奥运捧红“水立方”杭州亚运也有自己的“柔立方”》原作者张峰。编辑张钟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